学校首页 | 学院首页 | 学院概况 | 学院动态 | 机构设置 | 总支工作 | 本科教育 | 学生工作 | 研究生教育 | 科研工作 | 学科建设 | 国际交流 | 干部作风建设年专题 
 
 
 
当前位置: 学院首页>>学生工作>>学生活动>>正文
楷模比英雄更伟大
2010-08-18 10:11  

本学期以来我们进行了许多次的家访,也接待了很多次的学生家长来访。就在这个中午,我们几个老师还放弃了休息,接待了两位来自丹东的2007级学生家长。

学校大力倡导的“四走进”使学生工作尝到了许多甜头,来自学生家长和社会的许多支持使我们的学生工作更加得心应手、如鱼得水。

因此也早就计划着作一次意义非同寻常的的家访——这是一位“特殊”身份的家长,不仅是我们在校生家长,又是学校多年的老朋友,身兼学校的荣誉辅导员、校学雷锋顾问以及校辽宁省雷锋精神研究会顾问等职务,他的社会头衔应该还有很多,如全国著名学雷锋模范、雷锋同志生前战友,他就是乔安山同志。一年前,因为雷锋精神的纽带,老人出于对我校的高度信赖和认可,亲自将自己的孙子送来我校就读,现为我院材料化学专业的一名学生。

羁绊我们家访的理由很简单,觉得做得不够好。乔老的孙子因为基础不太好,入学第一学期的成绩不是十分优秀!所以我们越是响应省高校工委和学校的号召,越是深入学习身边的师德标兵路永洁老师,越觉得更应该尽快实施这一次家访。既已决心以永洁精神更加专注、热情地致力于教书育人,既已日渐被身边的辛勤园丁的英年早逝所感动,这一点顾虑还有什么不可以克服的?

所以就在6月11日的上午10:00左右,接到校党委宣传部邓兆国同志的电话,询问我院师生正在进行的学习永洁精神活动情况,最终坚定了我们的决心。我们立即拨通了乔安山家里的手机,巧得很的是老人当天有时间,欣慰的是对我们很冒昧的约定非常热情。

因此自下午13:30开始,在接待前来我院了解师生学永洁精神的邓兆国同志的过程中我们说起下午的约定,并邀请邓兆国同志与我们同行。正所谓英雄所见,我们的提议得到热情回应,巧得很是邓兆国同志手头正好有6月10日的《光明日报》,其头版头条的通讯《师魂永洁》全文刊登了路永洁老师的感人事迹。并出于急迫的沟通欲望和崇敬心理,临行前我们很匆忙地带上既份刚读了好几遍的报纸,充盈着满怀的感动上路。

13:50,我们一行五人驱车前行。包括学院最年轻的博士、材化0803班主任李飞老师,两位即将走上工作岗位的党员学生毛明江、石正宝同学一起同行。

乔老的家在河东地区,距离很远,所以我们事先约定的见面时间是15:00之前,到达其位于建工家园的楼下时间是14:55。就在我们下车预备打听乔老家住处的时候,细心的李飞老师一眼就发现了正在楼门前等待我们的乔老。

我们很是意外地下车和乔老握手寒暄,然后被热情地请进家中。我们管他叫“乔老”,学生管他叫“乔老师”,因为就在前年冬天,乔老给我院师生专题做过学雷锋报告,并在去年的冬天第二次来学院访问时见过许多师生。

进屋后,再次受到乔老的老伴乔大娘和大儿媳妇的热情迎接。

明显可以看出,乔老一家为了我们师生五人的到来准备得很精心。屋内物放有序、一尘不染,特别吸引我们眼球的是一尊紫铜的雷锋叔叔半身塑像和陈列整齐的、来自天南海北的各类聘书,还有满墙的、来自各方面人士题赠乔老的雷锋主题书画作品。丝毫不夸张地说,乔老的家其实就是一座内涵丰富的雷锋精神展览馆……

宾主落座后,再次的寒暄中我们逐渐进入家访话题。我们简要说明来访目的是遵照学校的指示,多听取学生家长的意见和建议,不断改进我们的学生管理和教学工作,同时也是受学院的指派,向我们的荣誉辅导员、特殊的学生家长通报近一学年来孩子的学习状况和在校表现情况。

谁知道我们的开场白竟然使乔老一下子紧张起来,并几乎笑翻了我们师生一行。乔老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老师,我孙子没有犯什么错误吧?”

我们都很纳闷,“没有呀,我们只是家访”。

见我真的不明白,一边乔大娘赶紧解释,“老乔在接到你们要来家访的电话后,先是给孙子打电话,反复追问他最近有没有犯错误,然后给自己的儿子打电话,批评他和老师沟通得不够”。

我们终于明白,乔老爷子以为大学老师家访也采取小学老师的打法——“不是孩子有错误,老师轻易不登门!”

我们被老爷子的认真劲逗得几乎不行了。

班主任李飞老师赶忙向乔老一家解释,我们登门真的是纯粹的家访和请教,随即呈上事先准备好的乔老的孙子上一学期的各科成绩单并一一作了细致解释。

看到孙子上一学期各科成绩多数在良好以上,乔老一家这才“相信”了我们家访的动机,并用不住声的感谢表示他们的歉意。

随后我们的话题自然转向共同景仰的雷锋同志,谈到乔老四十多年如一日宣讲雷锋精神,谈到我校“用雷锋精神建校育人”活动的源远流长。我本人清晰记得,自1999年5月份我校第三期学生“学雷锋示范班”学员毕业典礼开始,我们首次在位于清源县的省青少年国防教育基地听取了乔老的学雷锋报告至今已整整10个年头。

曾为解放军雷锋班副班长的邓兆国同志和乔老更是有唠不完的雷锋嗑……

交谈中,乔大娘的一句话令我们深感意外。乔大娘说,“石化大学的老师真好,她的事情许多人都知道”,我们才知道她说的就是路永洁老师。

老人说,介绍路老师事迹的电视、广播节目她都看过、听过,她的许多朋友邻居也都知道我们学校有个“爱生如子”的女老师。

我们很是感动老人的细心,对路老师的事迹竟然如数家珍。便问怎么知道得这么多,老人的话更令我们觉得有一种深沉的责任感。她说,“孙子在石化大学上学,学校的大事小情我都关心”。

接着大娘的话,我们向乔老介绍了我们正在学习的已故师德标兵路永洁老师,一下子激起乔老的兴致。于是邓兆国同志详细做了介绍,并拿出我们刚刚看过的《光明日报》,于是乔老一家马上围拢过来认真地看起来。一时间,乔老家的小客厅成为我们介绍永洁老师先进事迹的小会场……

结合多年学习、宣讲雷锋精神的深刻体会,乔老对《师魂永洁》的深度理解和认可令我们很是钦佩。乔老说,“楷模比英雄更可敬、更难得。成为英雄有些时候其实很容易,可能就是一个机会,到来的时间非常短暂,可能没有多思考勇敢地冲上去就行了。但是,成为楷模就非常难,因为楷模是长时间地做好人好事,像毛主席所说的,一个人做一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所以这个路永洁老师非常了不起,是个像雷锋同志一样平凡又伟大的人……”。乔老的话虽然朴实,但是我们细想想确实是这么回事,一辈子做好事真的太困难了太了不起了。

交谈中,我们得知乔老刚刚大病初愈,所以不敢做过多的打搅准备告辞。所以16:10,我们正式起身告别。但是乔老他们热情挽留、坚决不放行,最后非得要求我们答应他们两个请求才可以离开:

先是要求我们将带来的6月10日的《光明日报》留几份给他慢慢学习,他说再到各处宣讲雷锋精神时,好将身边的楷模、我们的路老师介绍给更多的人,我们一致愉快地答应了;再就是要求我们享用乔大娘事先刻意准备好的香瓜,这可大大“难住”了我们。推辞了好久,我们没有拗过热情,只得在老爷子的严厉监督下每人享用一块后才被“允许”逐个离开。

然后乔老和乔大娘一起硬是将我们送下九楼并目送我们上车、启程,并一再叮嘱我们“常来做客”。

回来的路上我们心情愉快,尤其是两位毕业生。在征得老师同意的前提后他们分别和乔老合影留念,弥补了前年冬天的遗憾,所以脸上的高兴无以言表,说出的感慨也既令我们深感欣慰“原来当好人做好事有这么多的快乐!”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辽宁石油化工大学 化学与材料科学学院 邮编:113001